非凡十年|新疆:新时代新征程上奋力建设美好新疆
多地持续深化“放管服”改革释放新动能激发新活力
以人民健康为中心 习近平部署推动这一国家战略

成都:深化以案促改 大力破除圈子文化

发布时间:2022-06-15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字体大小[ ]

   成都:深化以案促改 大力破除圈子文化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方弈霏

  图为四川省纪委监委、成都市纪委监委、成都市新都区委共同建设天府家风馆,打造家风教育阵地。此为家风馆外景。 (成都市纪委监委供图)

  图为近日,四川天府新区新兴街道组织机关干部、村(社区)“两委”班子成员在天府家风馆集中接受警示教育。 郭琴 摄

  图为6月13日,四川天府新区纪工委监察工委深入酒店、KTV等场所了解有关党员干部违规出入高档娱乐场所并“拜把结盟”情况。 王禹 摄

  3月2日,四川天府新区行政审批局原党组成员、二级调研员胡泽龙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百二十万元。据了解,胡泽龙违纪违法问题主要发生在其任天府新区兴隆街道党工委书记期间,他大搞拉帮结派,形成“小圈子”,严重腐蚀单位政治生态。纵观诸多党员干部严重违纪违法案,正是从圈子里的“投桃报李”一步步走向失控,最终滑向违法犯罪的深渊。圈子文化是一种畸形文化,使正常的党内关系庸俗化,形成不正常的人身依附关系和庸俗的利益关系,最终影响的是党组织的威信,受损的是党的事业。

  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指出,坚决防范和查处“七个有之”问题,对在党内搞政治团伙、小圈子、利益集团的人毫不手软。成都市纪委监委以胡泽龙案为鉴,督促指导四川天府新区积极开展以案促改工作,整治庸俗腐朽的码头文化、圈子文化,强化对“一把手”的监督,通过制度建设和文化浸润一体发力,坚决铲除圈子文化滋生的土壤。

  一场特殊的专题民主生活会,一名未到会的人员和他的特殊“发言”材料

  “我给自己的定义是趋名逐利,更多的是贪权,想得到一种充分的崇拜和认可,我‘一言堂’、独断专行,坏了机制、坏了规矩、坏了风气……”近日,在四川天府新区兴隆街道以案促改专题民主生活会上,兴隆街道党工委原书记胡泽龙的座位空了出来,桌签旁边摆放着一份忏悔书,这是他的“发言”材料,胡泽龙以警示教育片的形式,作了最后一次“发言”。

  看着那个空荡荡的座位,与会同志内心深受震动。“胡泽龙的忏悔让人唏嘘,必须引以为戒、谦虚谨慎,常净化自己的朋友圈,杜绝所谓的‘投桃报李’行为。”兴隆街道党工委委员邓欢说。

  作为本地成长起来的干部,胡泽龙也曾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努力建设家乡、为群众谋利。但在任四川天府新区兴隆街道“一把手”后,他感觉自己年龄大了、晋升无望,逐渐放松了政治学习和党性修养,导致思想缺“钙”、理想信念滑坡,加之周围人的巴结逢迎让他日益膨胀,产生了“追求被崇拜”的畸形心理,“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初心被抛之脑后,胡泽龙逐渐被由下属、商人、亲属组成的三个“小圈子”套牢。

  “我们与胡泽龙谈话时,能明显感觉到他是一个爱慕虚荣、追求被吹捧的人,身上‘江湖习气’比较重,喜欢‘当大哥’‘搞结拜’。”四川天府新区纪工委监察工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副主任何佳告诉记者,在以胡泽龙为中心的“圈子”里,他被称为“胡老大”,甚至在单位中也不避讳这样的称呼。

  记者了解到,胡泽龙在单位的“小圈子”,都是一些经常和他打牌、喝酒的下属。出入有人跟,吃饭有人请,过节有人陪,这让“胡老大”十分受用,与此相应的,胡泽龙在干部任免、评优评先时也会对他的“小圈子”多加关照,在发现“圈子”中的人存在违规违纪问题时,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纵容袒护甚至帮其“捂盖子”“找关系”,败坏了单位政治风气,最终导致多人因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

  “‘圈子’里的老板,都是很认可我、尊敬我的,我也不在乎他们‘表示’多少,就是享受被他们围着、捧着的感觉。”胡泽龙告诉办案人员。据了解,胡泽龙在担任兴隆街道党工委书记期间,违规干预项目100余个,收受贿赂共计241.8万元。办案人员巫道伟介绍:“胡泽龙案有个‘四小’特征,在他的‘小圈子’里,多是‘小老板’,出手干预‘小工程’,每次受贿也是‘小金额’。他尤其好面子,只要喊他‘胡老大’,多吃几次饭、喝几次酒,他就认这个老板为‘兄弟’,为其‘两肋插刀’。”

  不仅如此,胡泽龙还经营着亲属的“小圈子”,把权力当成了“提携”后辈的工具。胡泽龙曾在镇办企业工作数年,自以为懂政策、懂经营的他“亲自点拨”,让其妻子与三名亲属共同出资成立三和租赁站,进行土地流转经营,并由其侄女婿廖某进行日常经营。2015年10月,兴隆街道对租赁站流转土地进行征地拆迁,胡泽龙利用职权让下属将违法建筑纳入赔偿范围,从而多获得84万余元的赔偿金,最终也导致叔侄二人同堂受审、同陷囹圄的结局。

  “胡泽龙有今日的苦果并不令人意外,他追求‘被崇拜’,享受周围人的奉承,在这一过程中愈发膨胀‘飘飘然’,独断专行,在单位长期搞‘一言堂’设‘小圈子’,因其个人任性决策,使得国家资产流失,带来恶劣社会影响。”四川天府新区纪工委副书记、监察工委副主任严建平告诉记者,为举一反三、防微杜渐,该区纪工委监察工委以胡泽龙为典型,拍摄制作警示教育片《“失守”的“一把手”》,深入剖析了胡泽龙大搞圈子文化的问题特点及成因,并分层分级组织全区40个部门、街道和国企“一把手”开展警示教育,引导干部对照检查、以案为鉴,鼓励干部主动说清问题。在警示教育作用下,万安街道韩婆岭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李志勇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以胡泽龙案为鉴,开展庸俗腐朽政治文化专项整治,强化对“一把手”的监督

  今年2月,成都市纪委全会工作报告提出,建立健全审查调查“全机关联动”工作机制,把查当事人与查政治、查责任、查职权、查制度、查作风一体贯穿于案件查办全过程,实现“惩、治、防”相统一。

  成都市纪委监委通过对胡泽龙案进行梳理,发现其在担任兴隆街道“一把手”期间,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带头贪腐,搞团团伙伙,导致该单位圈子文化盛行,不正之风随之蔓延。成都市纪委监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郭飞介绍:“对此,我们督促四川天府新区积极开展以查促改、以案促治,以严明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破题,按照市纪委全会关于开展庸俗腐朽政治文化专项整治的部署安排,在全区开展‘拉网式’排查,对近年来受理的涉及码头文化、圈子文化的信访举报和问题线索进行‘大起底’。”

  “请你介绍下今晚用餐的性质和用餐人员的情况。”据了解,该区纪工委监察工委还通过突击检查、明察暗访等方式,联合相关职能部门对酒店宾馆、KTV、棋牌室等娱乐场所进行现场检查,深挖细查党员干部违规出入高档娱乐场所背后的“拜把结盟”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问责一起、曝光一起,大力弘扬清清爽爽的同志关系、规规矩矩的上下级关系。

  正如胡泽龙在谈话中所言:“‘一把手’打了招呼的项目,对于是否符合流程和规范,监督上就会降低标准,所以就会有更多人围着‘一把手’转。”在“一把手”的“关照”下,“小圈子”极易实现“利益最大化”。铲除圈子文化毒瘤,就必须加强对关键岗位领导干部的监管。对此,四川天府新区纪工委监察工委参照市纪委监委出台的《加强对“一把手”和领导班子监督的责任分工表》,以问题为导向,制定出台加强对“一把手”和领导班子监督的责任和任务“两个清单”,责任清单明确党委(党组)、“一把手”、领导班子其他成员和纪检监察机构监督责任37项;任务清单明确政治监督、日常监督等53个具体事项,同时,每季度向党工委班子成员通报分管领域党风廉政建设情况,每半年向党工委报告政治生态评估分析情况。

  “这是我工作中收到的4盒茶叶,因无法联系送礼人,现按要求上交。”“这是一个企业送的2000元红包,请纪委作证,我如数退还。”近日,四川天府新区部分党员领导干部主动向纪检监察机关上交礼品礼金。“管住‘关键少数’后,风气转变效果立竿见影,今年1至5月,全区信访举报问题线索同比下降35%,收受红包礼金、违规吃喝等‘四风’问题同比下降20%。”严建平介绍。

  制度建设和文化浸润一体发力,铲除码头文化、圈子文化滋生土壤

  “涉及建设项目和资金变动的事项需经主任办公会议或党工委会议讨论决定,集体讨论环节每个参会人员必须发表意见,还需要邀请相关方面的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有关职能科室人员等列席旁听,会议所有资料全部需要参会人员集体签字确认,随时待查……”据了解,胡泽龙案案发后,四川天府新区纪工委监察工委指导兴隆街道制定完善《政府投资建设项目及工程服务类项目管理办法》等制度12项,从制度层面压缩党员领导干部“任性用权”、向“小圈子”输送利益的空间,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四川天府新区纪工委监察工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张建明告诉记者:“除了完善制度建设,我们针对胡泽龙案暴露出的家风不正,与身边人构成腐败共同体等问题,大力推进家庭家教家风建设,发挥廉洁文化浸润作用,组织党员干部2000余人前往天府家风馆接受家风教育,警醒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重视家教家风,筑牢反腐倡廉家庭防线。”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从古至今的案例提醒着我们,家风正则家业兴,家风坏则家业败。”4月26日,四川天府新区新兴街道综合办主任董艳参观天府家风馆后谈道,作为党员干部一定要重视家风建设,让优良家风成为抵御贪腐的“防火墙”。

  与此同时,成都市纪委监委进一步落实《关于加强新时代廉洁文化建设的意见》,深化推进廉洁家风建设,从红色资源、天府文化中挖掘廉洁基因、“厚德”元素,建成成都武侯祠博物馆、“蔬乡清韵”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基地、成都廉洁动漫创作传播基地等阵地。通过积极开展“好风传家”系列活动,如“家风课堂”“家风夜话”“我有家书寄清风”等,教育引导党员干部从优秀传统家训家规中汲取营养,以身作则管住身边人,自觉抵制圈子文化,不断净化生活圈、朋友圈,慎独慎初,行稳致远。

  “胡泽龙案并不是个案。从近年来查处的简阳市委原副书记、市长易恩弟案,成都建工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善继案等违纪违法案件看,码头文化、圈子文化、‘袍哥’文化等庸俗腐朽政治文化依然治而未绝,在温水煮青蛙式的‘围猎’下,酒友圈、球友圈、机车圈等演变成了腐败圈。”成都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要持续整治庸俗腐朽政治文化,坚决防范和查处“七个有之”问题、两面派两面人问题、在党内搞小圈子和结成利益集团等问题,推动党员干部力戒江湖气、官僚气。去年以来,全市共查处违反政治纪律政治规矩问题36件18人。

  胡泽龙忏悔录(节选)

  从小我就想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参加工作后尽心尽力,在领导的培养下、教育下,我积极地向党组织靠拢,作表率、争先进,十多年的努力工作得到了组织的认可和群众的好评。

  2012年,我到了兴隆镇,利用几个月时间就把工作理顺、进入状态。2014年天府新区成立,我算是新区最早一批的建设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有了些所谓的业绩,加之年龄大了感觉晋升无望,思想就放松了。

  思想松一尺、行动退一丈。街道在大规模拆迁建设时,有一个建筑老板要倒弃土,拿二三十万元给我,我当时拒绝了,但他说拿着没问题,我想着跟他也是很多年的朋友,就半推半就地接受了。当时我既兴奋、又不安,说兴奋是觉得几十万啊,不安就是觉得万一被发现怎么办,自己的事业和家庭怎么办,其实我有过纠结,从自己参加工作开始,我就给自己提要求“不要有污点”,不能因为贪污腐败让别人攻击我、拿来说事,但是过了段时间也没人说什么,就逐渐地麻痹了,也觉得心安理得了。

  随着自己干了几年镇街书记,在单位上有权威了,很多事情自己表态就定了,这让我更加放纵。其实,我个人对金钱还不那么需要,只是当时觉得他们给我送钱是一种认可,因为老板再有钱,在我面前必须对我点头哈腰、给我表态。我不在乎收多少,我只收自己交往多年、认为关系很好的“朋友”的钱,而且都是小恩小惠,觉得是人情往来,没有意识到这是权钱交易,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在违纪违法的路上。

  我无数次地问自己,为什么会走到今天的境地?归根结底,是自己的理想信念出了问题,当了几年书记以后,觉得自己的党性觉悟不错,于是就放松了党性教育,加上对纪法要求的一知半解,使自己没有把党组织赋予的权力用到为群众谋福利、促发展上。

  我的人生观、政绩观也出了大问题。自己贪权贪名贪利,以为经过辛勤努力打拼,有了一定的条件,可以给亲戚朋友提供一些便利,让他们沾点光,甚至认为,谁当这个书记,都会帮忙,我也不可能一直当书记,也许不久就退二线了,能够给他们照顾一点是一点。我没有想到这个权是公权,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是用来为人民服务的,不是为个人的小圈子服务的,我很粗浅地认为在同等条件下照顾他们,没有破坏规则,也没有破坏公平,更没有意识到这是以权谋私。

  在这种错误思想下,我无视制度规定和程序规矩,觉得监管上我是按程序走了的,只是这个程序是事前走还是事后补,当时不会去想,就觉得我定了、安排了,下面的同志就要这么做。所以我私下打招呼,违规给亲朋好友做工程、揽项目,也正是为了照顾亲戚和所谓的“朋友”,我一言堂、独断专行,坏了机制、坏了规矩、坏了风气,给街道政治生态造成了严重影响。

  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思进取、贪图享乐,在吃吃喝喝中找感觉、被吹吹捧捧冲昏了头脑,胆大妄为、收受贿赂,我也得到了自己应有的下场,悔之晚矣!希望我的同事要以我为鉴、吸取教训,一定不能重蹈我的覆辙,对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行为有一个深刻的认识,随时检视自己,随时重温入党的初心,好好珍惜组织给予的机会和平台,努力地去为群众工作,清清白白地走好自己的人生路。

中国公众信息网摘编亓荃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